灣家人。
版面很舒服很喜歡這裡:)
主堆各種小說影視手遊延伸~
耽美注意!

© 林雪兒
Powered by LOFTER

[韓葉] 十年記憶 番外1

番外一、老韓你的內褲掉到樓下了

 


自從葉修離開興欣、搬到Q市跟韓文清一起住之後,生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,依然是成天抱著電腦、除了榮耀還是榮耀,估計也和待在興欣時沒啥不一樣。

直到某天韓文清終於看不下去了,跟他約法三章,葉修的生活才過得比較正常。

早上空氣好,韓文清固定會去海邊慢跑運動,如果葉修能叫得起來,就會拖著他一起去,如果死活叫不起來,那麼相對的葉修得多做幾件家事、並且禁菸一天為代價。

葉修當然知道早起運動對身體好,可碰到天冷的早上怎麼樣就是爬不起來(打野圖那又是另當別論),總之這種時候,棉被跟韓文清相比還是棉被略勝一籌,算一算打入冬以來,他已經被禁菸整整三天。

傍晚,韓文清有事外出,葉修得在家洗衣服、順便把曬好的衣服給收進來、摺妥放回衣櫃中,本來這些平常就在做的事情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,但整整三天沒抽一根菸,做起事來一點勁都沒有,好不容易離開韓文清的視線,他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!

速度把衣服給扔到洗衣機、倒入洗衣粉和冷洗精、按下按鈕之後,葉修便飛也似地來到陽台,從口袋摸出一根菸點上,一面抽菸一面收衣服,瞬間有種HP值上升的感覺。

含著菸的嘴忍不住哼起小調,收衣服的手更見靈活,就在葉修收拾到一半的時候,突然聽到客廳的方向傳來一陣開門聲,說時遲那時快,葉修趕忙爆起手速,唰唰唰,就在短短幾秒鐘之內速度湮滅證據──

 

韓文清剛踏進門時並沒有查覺異樣,才將東西給擱到桌上,就發現葉修站在陽台、背對著室內、一動也不動的,他好奇地走上前去,拉開陽台的門,就發現葉修探著頭正往樓下看。

"你在幹什麼?"

"呃、老韓阿……"

雖然是室外空氣流通,但葉修一張口還是免不了那陣濃濃的氣味,韓文清不悅地皺起眉頭。"……怎麼這麼重的菸味……你抽菸了?"

"等一下阿老韓,先別管那個……"

葉修右手拿著衣架、左手還捧著那堆剛收下來的衣物,露出一臉準備挨罵的表情,韓文清總是一見這表情心就軟半分,好幾次告誡自己該硬起心腸、別老被葉修牽著鼻子走,但最後還是會原諒他。

韓文清哼了一口氣,接過葉修手中的那堆衣物。"你要再不遵守約定,家裡一包菸都不許留。"

"唉、別這樣阿老韓,我這不也是迫不得已忍不住嘛……"葉修撓了撓臉頰,表情有些尷尬,可隨後像是想到什麼更值得尷尬的事,拉住就要往裡頭走的韓文清。"哎、你先等一下,那個……"

"嗯?"

"那個、就是……"葉修指了指外頭。"有東西落下去了。"

原來剛進門的時候葉修就是在看那個。韓文清白了他一眼,又把衣物全扔還給葉修,沒好氣地問道:"掉了什麼?"拎起才擱在桌上的鑰匙就要下樓。

葉修幾乎快要把頭埋到那堆衣物裡,小心翼翼地開口:"……你的內褲。"

 

沒幾分鐘,就看到韓文清黑著一張臉上來,手中握著那條被葉修不小心落下去的內褲,如果只是這樣還不打緊,內褲上居然還有個被菸燒了破洞的痕跡。

葉修一看之下臉也綠了。

方才為了湮滅證據,情急之下將手上的煙捻了之後直接往陽台外拋,卻一不小心連手中的那條內褲也給拋了出去,或許是菸還沒有完全熄掉,就這麼在內褲上燒出個洞,但是還好沒有釀成什麼更大的災禍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……

韓文清將菸蒂捏到葉修眼前。"你到底在搞什麼!"

看著韓文清怒不可遏的神情,葉修除了乾笑道歉,也只能默默地把菸蒂拿去扔、乖乖地去把剩下的家事給做完。

 

好不容易把收下來的衣服摺妥、分別放進衣櫃中,才正想趁著空檔摸回電腦上,就聽到洗衣機的聲音嗶-嗶-嗶-響了三聲之後停下來,這下連個椅子都還沒坐到就得繼續忙活。

葉修像個沒骨頭似的滑過了客廳、搖搖晃晃地準備去曬衣服,韓文清看著又是一陣心軟,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跟著葉修往洗衣機的方向走去。

沒料心軟的情緒捱不過幾分鐘,只見葉修從洗衣機裡拎出一件又一件的粉紅色衣物,韓文清又是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
"搞什麼東西!"

"哎、我又忘了把你說的那個護腕分開洗了……"葉修從洗衣機中拎出罪魁禍首:一只紅色的護腕。"你瞧瞧這什麼黑心貨,怎麼泡了個水就退色退成這樣,老韓阿,以後別再買這家的東西了。"

"這是你的東西……"

"哎…是嗎?哥怎麼不記得了?"

韓文清這麼一提醒,葉修才終於想起來。這只護腕似乎是待在興欣的那時粉絲送的禮物,質感很不錯,缺點就是洗了會退色,每次都要讓韓文清提醒護腕得分開洗,可悲劇還是偶爾會發生。

望著韓文清一面幫著晾衣服的背影,葉修一面在後頭咕噥:"你說這是不是失憶的症狀還沒完全好阿?怎麼老忘東忘西的……"

"失憶跟健忘是兩碼事。"

韓文清黑著臉把衣服一件一件從洗衣機拿出來,除了多數深色的衣服看起來不受影響之外,幾件白色的內衣、襯衫和淺色的休閒T全都被染成粉紅色,粉紅色的內衣就算不會有人看到無所謂,可要韓文清穿在身上心裡還是會抗拒。

葉修看著韓文清把染色的衣服扔到一處,有些惋惜地拎了起來。"上次給過樂樂,他嫌肩膀太寬…這回要給誰好呢?讓我想想……"

"你當你是救濟院,成天給人家發衣服的嗎?"

"哎呀、話不能這麼說,事情都發生了哥也不願意阿。"葉修嘿嘿笑著。"不如就別讓我做這些不擅長的事了,你也省得成天發脾氣,嗯?"

"……"

望著葉修微瞇的雙眼閃著狡獪的光芒,韓文清完全可以合理的懷疑這貨根本就是故意製造麻煩的,好順勢把該做的家事都推掉。

韓文清自認玩心髒他是玩不過葉修的,但要治這傢伙,他也有的是辦法。

韓文清冷哼一聲。"那好,既然你做不來就不勉強你,不過──"

本來自以為戰術成功、終於逼得韓文清妥協了,可葉修卻覺得韓文清的表情有些令人背脊發寒,本來軟綿綿靠在牆上的身體都因此緊繃了起來。

只見韓文清一字一句說得清楚:

"往後的晨跑,我也沒必要妥協了,你知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起床。"

至於具體是用了哪些方法,兩人都是默契點讚,絕口不提。

 

 

 FIN

评论
热度 ( 22 )